联系我们

Email:wanzhanqun@163.com

电话:155-7782-2416

QQ:66348624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38号院411号楼

群光地铁站怎么用

4月6日,清晨五点三十八分,武汉刚刚苏醒。一声汽笛轰鸣,地铁2号线常青车辆段,吴亚驾驶的B69号首班车从轨道内缓慢驶出,而后呼啸着疾驰入地铁隧道。

吴亚是武汉市地铁车辆二部运转一车间班组长,这是她驾驶2号线列车的第八个年头。她毕业来地铁工作那年,穿越长江的2号线刚刚开通,她成了最早一批开着地铁穿长江的司机。现在,她也已经是一个十个月大孩子的母亲了。

2号线贯穿武汉东西,也贯穿着武汉人的城市生活。在过去这些年,清晨六点,吴亚会准时开着列车到达天河机场首发站,等着机场到站武汉的乘客们上车;列车依次前往宋家岗、巨龙大道,这里大批上班族会涌入早高峰洪流;紧接着就来到武广商圈、街道口商圈、江汉路商圈,那些拎着大包小包购物袋的青年男女排着队等在地铁口,说说笑笑。当地铁到达光谷广场时,武汉“硅谷”的高科技人才早已久候多时,站台上人头攒动。

每天,吴亚驾驶着2号线,就这样自东向西穿过60.8千米,把超过130万人运到38个站点,相当于武汉常住人口总量的十分之一。

正在驾驶中的吴亚。受访者供图

但1月23日,武汉关闭离汉通道,开通八年的2号线也按下了暂停键。

两个多月来,吴亚身边不断有朋友向她打听,地铁什么时候恢复运营,这意味着大家离复工上班也就不远了。

3月28日,“沉睡”两个多月的武汉地铁重启——6条线路184座车站同步恢复运营。

据中山公园站值班站长戴涛涛介绍,恢复运营以来,武汉地铁每天客流量平均在22万人次。其中2号线约为10万人次,这个数字在疫情之前约为八九十万人次。

吴亚记得,重启那天,她驾驶2号线首班车到达天河机场始发站,到站的时候,有人从电梯上走下来,她激动得难以平复,热爱的武汉又回来了。

武汉地铁2号线光谷广场站,行人匆匆走过。新京报记者解蕾摄

宋家岗-光谷广场 :复工的工程师和推迟的婚礼

2号线的地铁司机分三班倒。如果遇上早班,吴亚会在凌晨四点多到达车辆段。武汉还在恢复中,线上列车有60辆,大概是原来的四分之三,发车间隔时间推迟到七分钟左右,只在早晚高峰时增加车次。

清晨的天河机场乘客并不多,吴亚的车到达第三站宋家岗时,正好是早上6:40,武汉的早高峰正酝酿着开始。

这里位于盘龙城一带,曾是武汉城市文明的发源地,如今住宅小区密布。往常,这一站会涌上来不少上班族。现在,吴亚从车厢监视屏里看到,人少了一大半。但几乎每一排都有乘客入座,大家安静有序地按着座位上新贴的小黄标,间隔坐开。

4月1日,27岁的胡京(化名)背着一个电脑包,戴着一个医用外科口罩,登上了这趟列车。这是他复工的第一天,他要前往光谷广场,他在那里的一家软件公司上班,是一名系统工程师。

地铁上,胡京要花费将近一个半小时,途经25站。他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下来,像往常一样,在路上看完一部完整的电影。

车厢里很安静。过去,胡京总能听到地铁上有人打电话、互相聊天、大声说笑,现在这些声音都消失了。只有广播里循环播放的“请扫描车厢内二维码进行实名乘车登记,请全程佩戴口罩”。乘客们都低着头看手机,听到有人咳嗽就抬头看看,判断一下是否要转移“阵地”。

他还发现,地铁上的乘客大多数都是复工的年轻人,几乎看不到老人和小孩。

4月3日,地铁2号线上的乘客间隔坐开。新京报记者 解蕾摄

早上八点左右,胡京随着上班族的人群走出了地铁光谷广场站。

对面的光谷广场步行街还没有完全开放,几个商家在做消毒工作,等着九点开门。

在写字楼前,胡京需要进行第一波检测,量体温、扫大楼的健康二维码,显示绿码且体温正常方可进入。

过去满满当当的电梯里,现在,进去三个人之后,大家就自觉排队等下一趟,排队的间隔也有半米左右。有些人会改成爬楼梯,胡京也是,“十一楼,就当锻炼身体了。”

进公司前,他需要再扫一次公司的健康码、登记个人行程、量体温,用消毒洗手液洗手,显示正常才能去工位工作。

这家软件公司有七十多名员工,大多是武汉本地人或者定居在此的新武汉人。春节期间,很多人都回了老家,但胡京留了下来。

他原本计划春节和妻子童童(化名)回老家荆州办婚礼,两人在年前领了证,在宋家岗买了婚房。父母在一月初已先行回老家置办婚礼。

童童是武汉儿童医院消化科的一名护士,这家医院也是儿童新冠肺炎的定点医院。胡京本想等童童除夕在医院的值班结束后,一起买票回家办婚礼,没想到疫情将他们滞留在武汉,婚礼也被搁置。

大年三十,童童接到医院通知,就决定去支援一线。胡京在新闻上看到防护物资极度缺乏,起初并不同意,“很担心她万一被感染了又找不到地方救治怎么办?但她跟我说,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退缩。”

未婚妻带着行李箱一去就是一个月。如今,武汉市儿童医院“清零”,恢复正常问诊,童童也回归了每天坐地铁正常上下班的日子。

晚上六点,胡京下班。在过去,光谷广场是2号线人流量最多的一站。现在的晚高峰,每节车厢里也都站了很多人,胡京时不时会用随身携带的免洗洗手液洗手。一排座位最多只能坐三个人,有乘客耐不住疲惫会坐在中间的座位上,胡京便起身把座位让出来。

他曾经计划过,武汉解封后,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买辆车。大年三十那晚,他送童童去上夜班,武汉下起了很大的雨,出租车也打不到,他知道将有半个多月都见不到妻子,前线的情况也是未知,那个时候他特别想有辆自己的车,送她安安心心去工作。

但眼下,胡京还是决定先节约一点。等十一月的时候,两人先把这场迟到了一年的婚礼给办了。

江汉路 :“豆皮大王”重新开张

八点钟,地铁开到金银潭站,吴亚结束早班,交车给其他同事。她是班组长,地铁尚在恢复运营阶段,她要负责司机对岗位技能测试和实操培训。

吴亚说,金银潭站是二号线和六号线的换乘站,疫情前人来人往,尤其是周末,许多人来逛街,一到晚上七八点,站台上就排满了人,一趟车也上不去几个人,基本一直在排队。

列车到达金银潭站前,白彭伟提前去更衣室换好制服,消毒、测体温、戴好口罩和医用手套,然后拿着水杯在站台等着车辆到站。

这一天,是白彭伟的交班时间。和武汉其他线路不同,2号线全程需要将近两小时,为避免司机疲劳驾驶,2号线单程设有两个休息点,由两位司机跑完一趟全程。

白彭伟驾驶的列车会到达江汉路站,从这一站点下车可直接通向武汉百年的商业老街——江汉路步行街,步行街长1600米,两侧商铺大部分都已经恢复营业。

4月3日,汉江路步行街上的行人。新京报记者解蕾摄

金店正在打折,服装店里也有顾客在徘徊选购,奶茶店的门口已经排起了小长队。一家手机店的老板说这两天来买手机的顾客虽比原来少,但也比预期要多,大多是年轻人来给父母买手机。平板电脑的销量也不错,都是家长给孩子买来上网课用的。

沿着江汉路步行街往东南走几百米,当一路的白色欧式建筑瞬间变成红黑底色老字号的牌楼时,武汉有名的小吃街——吉庆街就到了。池莉的《生活秀》让这个裹挟着民间生活百态和酸甜苦辣滋味的小街巷变得有名。但疫情期间,这条曾经人声鼎沸的美食街也是冷冷清清。

武汉解封前几日,吉庆街恢复了些许生气。老字号蔡林记热干面、“豆皮大王”老通城、德华楼包子纷纷开始营业,虽然不允许堂食,只能外带和线上外卖,店面门口排队的人仍旧络绎不绝。有些顾客就在吉庆街路口的雕塑群旁,找个人少的地方趁着热乎气享受着久违的美味。

4月3日,吉庆街门口。新京报记者解蕾 摄

豆皮是武汉过早中不可或缺的一道小吃。老通城豆皮值班经理姜航说,早几天就有附近的居民打来电话问什么时候才能营业。小店里只有六种食品,三鲜豆皮、牛肉豆皮、藤椒鸡肉豆皮和虾仁豆皮,以及桂花糊米酒和银耳羹两种饮品,都是武汉人舌尖的挚爱。

豆皮店在门口贴了告示。4月3日,有顾客看到老通城开门了,便都赶来。店门打开一半,另一半被一张长长的桌子阻断。有几次,门口的队伍都排到了七八人。姜航说,疫情之前基本上每到饭点,门店外面都会排起长队。据姜航粗略统计,恢复营业第一天,总共卖了一千二百份豆皮,是年前销量的三分之一。

准备开业前,豆皮店要先申请复工,街道办接到申请之后就会过来进行防疫卫生检查。为此,姜航带着员工们提前几天就开始做消毒。

现在,店铺里依稀可以闻到酒精的味道。三位戴着口罩的大厨在三口大锅前煎制、颠勺。豆皮出锅,还能听见油珠在金黄色表皮上吱吱啦啦的声音,香气扑鼻。

两位服务员将煎好的豆皮放入打包盒内,交给门口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和手套的服务员。

4月3日,吉庆街的豆皮店在忙碌中。新京报记者解蕾

店里原本有三十名员工,现在安排分批复工,目前上岗的只有七位员工。

复工第一天,负责老通城武汉总运营的李经理也在店里,他说,疫情对老通城这些餐饮行业的影响很大。2月份的时候,有近10%的员工辞职,基本是一些家在湖北省外的员工。

姜航三年前来到武汉,开始在老通城吉庆街这家门店工作。疫情之前,姜航一直是乘坐2号线上下班,从盘龙城到江汉路,跟随着上班的人流,一起挤入这个城市。现在,豆皮店为了员工安全,安排公司专车接送他们上下班。

姜航记得,1月22日,是店铺年前最后一天营业,他原本打算买23日的城铁,和妻子一起回老家黄冈过年,与儿子和父母团圆。但没想到第二天醒来就看到“封城”的消息。

姜航一直在外地工作,儿子出生六年来,头两年是妻子照看,后来妻子也来武汉打工,孩子就交给老人看管。这个疫情像是过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日子,姜航更想父母和儿子了。

螃蟹岬:穿梭在2号线上的调研经理

上午十点半,白彭伟开着列车到达螃蟹岬。与疫情之前相比,附近这几站上车的人变少了。车厢里也和往常不一样,原来人多的时,白彭伟能在驾驶室里听到列车里的人们在讲话,但现在只有车辆行驶的声音。从监视屏里他看到,有人戴着护目镜,也有穿雨衣和防护服的。

32岁的孔辉从螃蟹岬站下车。他是一家调料厂商的城市经理,2017年被公司派来武汉驻点。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与各大卖场进行沟通,将公司产品在各个门店上货,做优惠活动。他们的产品几乎涵盖武汉所有超商。

孔辉每天都坐着2号线逐站展开调研,江汉路、中山路、群光广场、光谷,都是他调研的主要区域。沿着2号线,他一天可以跑好几个地方。

3月31日,孔辉复工的第一天,便坐着地铁跑遍了武汉三镇。第一天坐地铁,他特意戴了一个N95口罩出门,双肩背包里随身带了洗手液、备用口罩,路上遇到没有口罩的清洁工,他会拿出备用口罩让他们戴上。

复工后,孔辉一天能跑八个超商,他发现,老城区里的中百仓储超市人非常多。据他观察,人们买的最多的就是肉;其次是疫情期间线上没有的冷冻食品;蔬菜水果、米面粮油也是人们必买的食品。此外,最热闹的地方就是防护用品区。

出入商城和超市都要扫健康码、测体温。人们的防护装备基本是口罩和手套,也有人穿着雨衣。和以往不同,现在没有人会推着购物车闲逛,每个人的脚步都很快,在进超市之前就列好了购买清单,进入超市后直接奔着目标,采购完迅速撤离。

4月5日,孔辉在商超里调研。新京报记者解蕾摄

孔辉是江西赣州人,1月23日凌晨发布“封城”消息的时候,他退掉了当天早晨七点半回家的车票,担心回去影响家人。

平时总在外面跑,疫情期间,他在武汉的家中闷了一个多月,很不适应。三月初,孔辉在“武汉发布”看到,住家附近的超商人手紧缺,公开招募志愿者。他便报了名。

3月8日起,孔辉便开始在永旺金桥店进行志愿工作,为超市周边五公里以内的社区提供商品配送。

他每天8点半到超市,9点开始将商品装进一个个“武汉加油”的购物袋中。然后跟着政府提供的公交车前往附近的社区,每辆公交车能运送2500到3000份订单。孔辉将商品运到地方之后,卸货,等着社区工作人员来对接。

开始的一周,孔辉感到累,志愿者每天工作六七个小时,在下午四点半才结束一天的工作。但他坚持了下来,一直持续到3月28日。

志愿团队里是武汉各行各业的工作者,有做投资的,有滞留武汉的留学生,还有地铁司机,工作的时候大家都戴着口罩,谁也不认识谁。

4月1日永旺恢复营业的那天,志愿者们还是不约而同来到这个工作了二十多天的地方,彼此笑着打招呼。大家约定,疫情过去之后要聚会,每个人都摘下口罩,重新认识一下彼此。

杨家湾 :从一线护士回到体检中心

傍晚五点多,晚高峰开始。地铁上的人多了起来,白彭伟驾驶的2号线到达杨家湾站,下车的人很少,人群聚拥在车厢里,座位基本间隔坐满。这一带是高校区,学校还没开学,学生也没回来。平日里热闹的大学城如今一片冷清寂静。

两个多月前,袁志群每天都会赶在晚高峰之前在杨家湾上车回家。她今年40岁,在武汉一家连锁体检中心工作。

最近,关闭两个多月的体检中心重新对外开放。丈夫负责每天接送她上下班。4月1日复工前两天,袁志群就和同事们去体检中心进行了消毒杀菌的清洁工作。尤其是CT室和采血台,所有桌面都要用消毒液擦拭、紫外线灯照射。

在疫情之前,体检中心有员工六七十人,现在有20人左右复工。复工当天,这些体检医生、后勤和销售人员成为第一批顾客,他们分别做了检查,然后开始正式上班。公司还给员工提供了充足的防护装备——N95口罩、头套、双层手套,医用防护服,面罩。

现在,体检中心每天最多接待40个顾客。袁志群说,大多是企业安排的复工体检,主要包含抽血和CT两项。超过50人以上的核酸检测,他们便去对方单位做。“尽管复工的员工基本都是健康的,但这个病毒传染性还是比较强的,我们一般不会在店里检测。”

相比过去,现在的体检中心安静了许多。排队时,每个人都很自觉地保持一定距离,不会像原来那样扎堆聊天。过去,工作人员会和客户聊天问问情况,现在接触也少了,彼此间达成了一种默契。

早餐期间,四人桌只能坐一个人。餐饮处共有12张桌子,一次只能进12个人。很多人选择做完体检后饿着肚子回家。

袁志群最近发现,每天店里都会有一些顾客愁眉不展、焦虑不安,他们非常担心自己的体检结果,但以前,很少会遇到这种现象。因此,体检中心也安排了咨询医师,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

袁志群能理解这样的心理压力,她在过去两月也直面过生死。

她还记得,1月28日,单位发了动员支援一线护士的文件,她给院长发信息说,“我想报名,我也有临床经验,有机会我就上。”也是那天,丈夫所在的中建三局要建火神山医院,单位领导考虑到家里情况,就让丈夫回家照顾孩子,做妻子的后盾。

2月3日,袁志群作为队长带领着五个80后、90后的姑娘去了汉阳医院发热门诊做支援护士。“当时情况很紧张,工作也很繁重,顾不上多想,但现在回头再想,很多感情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每天晚上下班从医院出来回宾馆,有十分钟的路程,袁志群走在路上,一片漆黑阒静,“你知道吗,我都感觉这不是武汉。尤其汉阳街一带,很繁华的一条老街,平时都是堵车的,那时候竟然只能看到寥寥几辆车,还是警车和救护车,一派萧条,让人觉得很心酸。”

现在,生活已慢慢恢复正常。但袁志群还是特别注意防护。酒精、消毒纸巾是每天都放在口袋里的,门把手、快递、买东西的手提袋,她都会用酒精喷洒消毒。身上总会带两双手套,上班一双,下班一双,“想起来医院里的那些场景就很难受,希望每个人都好好的,首先就是保护好自己。”

复工后第一天,丈夫开车送她去单位的路上,她看到马路上的车多了起来,路上走路的、骑车的人也变多了,“那种久违的感觉就像是,整个城市睡醒了,都活过来了。”

“武汉就要解封了,树也绿了,花也开了,连吹在脸上的风都是暖和和的。”袁志群说,如今,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今年中考的女儿能考上一所理想的高中。

还有,在汉阳医院一线支援时,他们六个人就约好了,等疫情过去就一起吃烧烤、吃火锅、KTV唱歌,她期待这样的日子快点到来。

新京报记者 解蕾 编辑 陈晓舒

校对 李世辉

热门地区

随州 河南 古交 濮阳 五指山 合川 吉首 青州 沈阳 阳江 东莞 威海 敦化 桂林 和龙 肇庆 宁德 宝鸡 昌吉 丹江口 耒阳 乌兰察布 江阴 大庆 明光 宁安 清镇 尚志 陆丰 安庆 郴州 石首 平湖 武夷山